追梦1号:世界在“变老”你准备好了吗?

时间:2021-11-23

  人口老龄化是全球面临的一个世界性难题。其中,日本又是陷入“低生育率陷阱”、“老龄化陷阱”和经济增长低迷最为严重的国家。日本在应对老龄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讨论日本老龄化、人口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对于预判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养老金缺口的压力大有裨益。

  2017年日本著名经济学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京正大学校长吉川洋撰写的《人口与日本经济》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吉川洋教授曾任日本经济学会会长,于2010年获得日本天皇颁发的紫绶褒章,被誉为“日本宏观经济学的泰斗”。

  关于日本人口老龄化的严重程度,吉川洋教授在该书的后记中列举了一组数据。2016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26.7%,是全球最高水平,超过同样处于急速老龄化的意大利(22.4%)和德国(21.4%);日本15岁以下人口比例为12.7%,是历史最低值,日本儿童的数量已不到老年人数量的一半。照此趋势,2065年日本人口数量将从1.27亿下降到8500万。

  这些数据看似悲观,但作者在该书中始终认为,人口负增长并非经济衰退的单一原因,“人口减少悲观论”言过其实,吉川洋教授在本书中的几个核心观点对于我们思考人口问题非常有启发性,也蕴含着走出因人口陷阱导致经济陷阱循环的路径。

  一是家庭对于产品或者服务需求饱和也是抑制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产量提升,并不能带了居民购买力和实际需求的上升,宏观经济面临的凯恩斯总需求不足的压力,也是催生新的需求和产业热点的契机;

  二是劳动力数量减少并不意味着劳动生产率的降低,未来人工智能(AI)的不断发展有可能替代人类,占领大多数的工作岗位,进而提升劳动生产率;

  三是人均寿命的延长是经济增长的正面果实,是国民福利的整体提升。日本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医疗、产品和服务创新是延长寿命的关键,这也蕴含着巨大的经济潜力;

  四是零增长不是穷途末路,这种静止的状态、社会的平等比盲目追求经济增长会带来更多的幸福感。

  《人口与日本经济》是一本典型的“大家写小书”,即最顶级的经济学家,将专业领域知识,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绍给大众,作者以极为精炼的语言对马尔萨斯、维克塞尔、缪尔达尔、凯恩斯等经济学家的人口与经济理论进行梳理,作者从常识出发,将读者引入到专业思维中。

  回到该书对中国的启发和对中国人口问题的讨论。2021年牛年之初全社会最为关注的一条新闻,是公安部发布的一条人口数据,“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呈现断崖式下滑的趋势,中国正在进入加速老龄化的阶段,也将成为全球第一个“未富先老”的大国。人口老龄化、生育意愿、育儿成本、养老金缺口、养老服务等话题的热度居高不下。其中,80、90后未来面临养老金缺口问题显得尤为突出。

  十四五规划指出,要“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以此来缓解全社会的养老压力。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更是强调“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养老金余额中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的占比达70%,第二支柱(企业和职业年金)占比30%,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刚刚起步,占比较低。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美国第一支柱占比为10%,第二支柱为52%,第三支柱为38%。可见,当前我国养老金体系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第一支柱、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结构失衡问题。因此,在短期我国第二支柱难以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当务之急是要大力发展以个人账户为核心的养老金第三支柱体系。

  当前政策和研究界关于发展养老金第三支柱的主流看法,是将个人养老金储蓄作为第三支柱的主要资金来源,鼓励家庭以当期收入购买商业养老保险、养老信托等金融产品。但这种模式是以增加家庭财务负担为前提,对居民当期消费必然产生挤出效应,不利于扩大消费和经济社会发展。那么,有没有一种既能促进消费,又能增加第三支柱个人账户余额的养老金积累模式呢?从国内的实践来看,消费养老模式的推出,可谓正当其时,是一种值得大家深入研究的重大理论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

  消费养老是基于消费资本论的原理,消费者通过日常消费获得消费资本利润作为收入,转化为养老金的新型养老保险机制。这是全体国民均可参与的全民养老、终生养老的创新,是一种与市场完全对接的、充满内生活力的养老保险模式,是符合我国基本国情的个人养老保障制度创新,有望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养老金在财政、财务领域的可持续性难题。这种模式前期的政策试点后,已形成了由代理人、受托人、账户管理人、资金管理人、公证处及登记人构成的规范消费养老计划。这一计划既能促进消费、不增加消费者负担,还能在政策指导下积累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达到“一石二鸟”之效果。

  在此做一个简单匡算,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41.8万亿元,如果其中10%能参与消费养老计划,按照5%的养老金归集比例测算,每年能归集个人养老金账户规模2090亿元,到2035年,仅通过消费养老模式归集的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就将超过3万亿元。这一测算还仅是一个静态的数据,未考虑到居民消费、消费养老计划渗透率不断攀升的趋势。

  由此可见,中国提出并在稳步推进的第三支柱消费养老创新模式,某种程度上为吉川洋教授《人口与日本经济》反驳“人口减少悲观论”提供了有力支持,也有望为中国应对老龄化和弥补养老金缺口另辟蹊径。

  “追梦1号”个人消费养老金规范管理计划是全国首家完成登记备案的规范消费养老计划,由北京中新远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发起,秉持“放心消费·幸福养老”的理念,设立了线上、线下多种消费场景,在面向消费者开立账户的同时,也在积极推动全商覆盖,实现海量养老刚需人群的服务触达,从而打造“全商覆盖 全民参与”的规范消费养老服务平台。2012年我国钢铁行业发展局势探讨分析·电商SaaS ERP服务商万里牛完成近亿元融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