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金利源案受害人反映执法人员导演“执行难

时间:2021-11-24

  新网站SEO优化无从入手上海牛巨微网络科技有限我们是几百名岳阳金利源非法集资案受害人,我们一起有法院生效判决又有可执行抵押房产的执行案子,从2015年拖至现在将近6年还未执行,而且目前又以所谓破产的名义,把我们的执行案拖进死胡同。最令人气愤的是,这起执行难案,竟然是由岳阳中院执行局、华容县公安局、华容县人民法院有关执行人员共同策划和导演的。我们认为,这桩执行案无端拖延执行,疑点重重,恳请上级领导,为民作主,查清事实真相,维护法律公正。具体情况如下:

  2014年元月起,岳阳市金利源投资管理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000多万元,转贷给岳阳亿凯丰公司法人代表夏仕贤建设湘北农机市场并办理了1、2、7、8栋在建商品房的抵押;当年底,夏仕贤到期没有偿还借款,金利源公司也因非法经营罪被查办,公司法人被判刑两年。为此我们金利源客户500余人自发维权,以金利源五个自然人名义起诉夏仕贤(虽然亿凯歌丰公司与我们每个客户签订了借款合同,但为规避法律,金利源公司另用五个自然人名义与夏办理了假借款手续),2015年5月15日,岳阳市中院判决亿凯丰公司偿还原告本息5000多万元,随即我们又向中院提出了执行申请。但将近六年过去,执行一拖再拖,有关执法人员,变化着编造的理由,恶意利用法律程序,阻碍执行,十分卖力地充当着不良开发商的保护伞。归纳起来,他们的手法大约是三招:

  第一招:编瞎线年进入执行程序后,中院执行局有关人员不是依法推进执行,而是不断给我们说,夏在招商,有人购买他的资产,你们债务可以还清,一开始,善良的我们信以为真,也就没有逼着法院立即执行我们的抵押房产,可一年多过去了,根本就没有一家公司收购,我们才知道上当了,强烈要求中院执行局继续执行,但他们仍然以各种借口拖延执行。我们要问,有生效判决又有可执行抵押房产,岳阳中院执行人员为什么不依法执行?执法人员为什么帮夏仕贤传递虚假信息欺骗我们?为什么阴谋败露后还不推进执行?久拖不执行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第二招:恶意利用刑事优先原则,制造刑事理由干扰执行。眼看第一招玩不下去了,他们想到了恶意利用法律程序招数。2017年5月7日,华容公安局以非法吸收存款罪的名义,将夏世贤抓起来,随即以夏仕贤涉嫌刑事犯罪的理由向岳阳中院送达了《中止执行建议函》,中院不经审查立即中止了执行(法律确有规定,如果正在审理和执行的民事案子牵扯到了刑事,则要中止民事的审理和执行,这就是刑事优先)。问题是亿凯丰公司是向特定对象—金利源公司五个自然人借款,并非向社会公众吸纳资金,完全是一种合法的借贷行为。虽然这些资金来源于我们每一个出借客户,但违法的主体是金利源公司,怎么可以算到夏仕贤头上?最高法2010年有关非法集资案件的解释说得十分明白,构成非法集资罪必须是通过各种媒介向社会公开宣传,必须是向不特定的社会成员吸纳资金,而且特别说明“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者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我们要问,法律说得这么清楚,为什么华容公安还要给明显没有这些犯罪特征的夏仕贤硬戴一个犯罪的帽子?这不是故意制造刑事理由阻止执行又是什么?另外,退一万步说,即使夏仕贤真的犯了罪,为什么华容公安认定夏非法吸收存款9000万元,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华容法院却违反法律规定只象征性地判了他缓刑?而金利源公司法人代表吸收存款5000万元却判了两年实刑?另外,为什么一个只判了缓刑的案子,华容公安却拖延近两年不结案?难道刑事侦查限期的规定对他们没有约束吗?华容县公安和法院串通保护夏的房产不被执行的目的不是昭然若揭吗?我们还要问,岳阳中院执行局对华容公安《中止执行建议函》的合法性为什么不审查而直接裁定中止执行?难道他们也是法盲?

  第三招:恶意利用破产优先的法律原则终结执行。我们以为夏仕贤象征性判了缓刑,岳阳中院再没有理由不予执行了。于是,我们要求中院立即恢复执行,谁知他们还是以各种借口推三阻四,什么某某庭长出去学习啦,什么要重新评估我们的抵押房产啦,什么要先交评估费啦等等(由于中院的拖延,致第一次的评估失效,又要我们花几十万重新评估),最后在我们无数次交涉下,中院执行局只得答应执行,但又以各种借口拖了半年多。直至2019年7月,我们到中院集体上访,才在彭世理院长的协调下进入实质性执行,2019年10月1日上网拍卖我们在湘北农机市场的四栋抵押房,我们想这次总算有希望了,因为即使无人购买其房产,按照法律规定,流拍两次就可以对抵押房产分割抵债。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就在第一次拍卖流拍前两天(10月28日),他们竟然又来了最狠的一招——破产(因为法律规定破产应该中止与之有关的所有审理和执行)。2019年10月28日,岳阳中院收到华容法院《破产受理裁定书》后,未经任何审查,就直接裁定执行程序转破产清算,而且迫不及待地中止了网上的拍卖,终结本案执行。到了华容后,我们更惨了,华容法院明明知道金利源公司以五个自然人的名义借给亿凯丰公司的钱全部来自于我们,明明知道亿凯丰公司是与我们每个客户签订的借款合同,为规避法律,他们才以五个自然人的名义另写一个假借条,也明明知道我们有两个维权代表受五个自然人的委托参加状告亿凯丰公司的诉讼并胜诉,但该院却根本不把我们当回事,我们的维权代表申报债权一分不认,债权的议事机构不让我们参与,而让因非法吸收我们存款被判两年刑的金利源董事长进入债权人委员会,以便按照华容方的图谋廉价处理我们的债权和非法剥夺我们的优先受偿权。我们要问,亿凯丰公司有4.5亿元资产,即使按夏仕贤编造的债务,也只有两个多亿,根本不符合破产的条件(法律规定破产必须是资不抵债),而且申请亿凯丰公司破产的债权额才200万元,明显不构成破产事由,为什么华容法院还要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我们要问,华容人民法院为什么不受理我们的《破产异议》,法律依据是什么?为什么对真实债权人的我们置之不理,而把曾经祸害我们的金利源负责人奉为上宾?你到底是保护人民,还是保护坏人?如此恶劣的执法行为还配称人民法院吗?我们还要问,岳阳中院收到华容法院受理破产案的裁定后,为什么不进行合法性审查和必要的监督?我们提交《申请破产监督书》以后,为什么既不回复又不监督?最后一个天大的疑问是,岳阳中院执行局为什么对我们有合法理由的执行将近六年不执行,而每每收到华容一纸编造事由的法律文书?却行动神速、配合如此密切?真的就象一出由他们共同编好的荒诞剧表演给我们看啊!他们以为我们看不懂,但中国人都看得懂啊!这幕荒诞剧的真实主题,就是在某种动力(什么动力?你懂的)驱使下,一伙道貌岸然的执法先生,为不良开发商撑起了一把大大的黑色的伞。

  为此,我们强烈要求各级领导,认真调查这起由岳阳市、县执法人员主导的“执行难”案,彻底查清这起既有执行依据又有执行财产的执行案为什么拖延近6年最后以破产名义让执行陷入绝境的事实,查出涉嫌玩弄法律于股掌、充当不良开发商保护伞的岳阳市、县两级执法人员的罪恶勾当,还百姓一个公道,还法律一片明净的天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